当前位置:234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恰恰年华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提前

第五百九十五章 提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595

    有了好的开头,后面的训练进行下去就容易的多,才第一天就淘汰了大部分的事逼,算是间接的降低了难度。

    ——遗憾的是当事人双方的教官和学员并没有这么觉得。

    总之,复试选拔就这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除了身体上的磨练更多的是心理上抗压能力的淬炼,与其说是大家为了成为蓝锋的一员而不断努力,倒不如说蓝锋中队以其独特的魅力向每位学员进行实力和文化的双重软输出。

    人数也从一开始的四十个人变成现在的二十五个。这才过去十天就淘汰了这么多人,几乎可以说每天都有因为各种原因离开的人,有的是因为体力勉强达标但实在扛不住蓝锋的高压训练。也有的是抗过了体能训练,但似乎缺少了那么一点点运气。

    来自炮兵学院的那个大三的圆脸妹子就是如此,她很遗憾的挥别了几位并肩作战数天的好姐妹们。她很努力,只是缺少那么一点点运气。

    训练过程中不小心伤了脚,如果继续这样高强度训练下去恐怕会造成永久性挫伤,不但没法进入蓝锋,甚至于连军旅生涯都有可能葬送。

    张秀秀圆圆的一张脸,看起来很讨喜的憨厚模样,她今年已经二十四了,农村孩子又是家里的老大上学,为了照顾弟弟妹妹晚了几年。考上军校是她为数不多的出路之一,此刻她正红着眼睛,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安慰气氛低迷默不作声的大家。

    “别一副天塌了的样子,我是回去享福的,剩你们几个在这苦哈哈的训练。”

    大二的苏玉玲,还有跟张秀秀同级的王东美哭的最凶。对于张秀秀的心理她们最能感同身受。本来女生进军校就有诸多不便,除了个别极其出色的能进入到正规作战部队,大部分还是去从事文职工作。蓝锋近两年开始招收女队员,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入选,因此把握住这次机会对她们这些入选的女生来说至关重要。眼见着朝夕与共的战友就此止步在体能训练,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太好受。

    就连刚入学的尚秀丽和冉美玉都深受触动,两个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惋惜和无奈。每到这个时候,尚秀丽就特别想念颜秋意,这个小祖宗可是调节气氛的能手,有她在肯定会有解决办法。

    所以,当颜秋意从卫生室换了药回来,就看到尚秀丽和冉美玉以一种极其渴望的眼神望着她,一时间让她很有压力。

    “怎……怎么了?”

    尚秀丽眼睛也有点红,她实在受不了屋里的氛围就拽着冉美玉出来了。一看到颜秋意过来,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噌”地一下握住颜秋意,“秀姐她们在里面。”

    颜秋意了然点头。

    然后她说,“你先把手拿开,大姐,我刚换的药。”言下之意就是你再攥下去,不止药要重新换,她的手估计也得换。

    尚秀丽讪讪一笑,立马松开手,“嘿嘿,伊伊,你赶紧进去吧。”

    冉美玉在一旁疯狂点头,一边点头一边掉眼泪。

    房间里的气氛比尚秀丽出去之前还要低迷,见颜秋意走进来,老大姐张秀秀擦了擦眼泪,努力挤出笑,“伊伊换过药了,医生怎么说?”

    颜秋意从善如流地接着说,“医生说要注意不要让伤口再裂开了,不然会留下永久性疤痕。”

    张秀秀点点头,“那就好,你一定要注意,不过好在没伤到骨头,不然就会像我一样……”话题又转了回去,她苦笑一声没有继续往下说。

    颜秋意没有避开这个话题,她直截了当,“像你一样?像你一样怎么了,你是哪里不好吗?是不要像你一样坚持不懈?还是不要像你一样轻伤不下火线?”

    张秀秀眼神暗了暗,她语气低落,“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这样就自暴自弃了吗?”

    苏玉玲皱着眉头,她觉得颜秋意的话说的有点狠了,正要说两句就被尚秀丽拦住了。

    尚秀丽低声说了一句,“你先看着,伊伊有分寸。”

    张秀秀笑容勉强,“我不是自暴自弃,而是这次之后想要加入蓝锋的机会微乎其微,我只是有些遗憾。”蓝锋选拔有两种渠道,一种走地方部队,一种是在校学生。错失这次机会,要还想加入蓝锋的话就只能走地方部队,而地方部队还没有招收女队员的先例。

    倒也不是说其他特种部队入不了她的眼,而是见过最好的就很不甘心回归平庸。蓝锋所在的龙潜部队治军严谨,是个拼实力的地方,更是她向往的地方。

    颜秋意抬手止住张秀秀未说出口的话,“你的意思我明白,但你怎么知道地方部队不选拔女兵呢?”

    张秀秀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

    颜秋意扭头,老神在在极了,“我可什么都没说,既没有内部消息,也没有不小心在卫生室大夫的桌子上看到铁证,更没有顺嘴透露出来让你宽心。”

    张秀秀当下也顾不得脚伤了,跳起来一把抱住颜秋意。

    “伊伊,我太爱你了。”

    颜秋意差点被勒的喘不过气来,她使出巧劲挣扎了一下,“谢谢谢谢,我也爱我自己。”

    ……

    祁霖走进卫生室,“金大夫,我来拿你帮忙打印的东西。”

    金大夫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临时被借调过来为女兵服务。

    金大夫扶了扶眼睛,“小祁你跟我客气什么,物归原主。”她把东西推过去,“不过后面才准备施行的计划怎么提早那么长时间起草出来?”

    这也不算什么军事机密,而且这还是由金大夫打印出来搁在桌子上的,所以她就顺嘴问了一句。

    祁霖收起纸张,叠好放进口袋,“自然是为了让该看的人看到,免得到时候觉得入选无望失去信心,万一再恨上谁,你说多不值当!提前给个信儿,也好让人家有个盼头。”

    金大夫感慨了一句,“连这几个女学生的心理都考虑到了,小祁你可真善良。”

    祁霖:“善良的不是我,是我们老大,他走一步能想到一百步,预感自己会得罪人,就先想个法子提前哄一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