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4看书网 > 历史军事 > 北齐帝业 > 第二百一十一章邺城游 三

第二百一十一章邺城游 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高颎果真带着贺若弼去了冯翊王府,乘着夜色,带着几分未褪的酒意,此时雨丝渐小,两人同撑一把伞,深一脚浅一脚的踩过路边的浅水坑,微凉的雨丝随着风飘到贺若弼面上,他走了好一会儿,又被雨丝一激,顿时清醒了一些,虽然贺若弼一向胆大妄为,但想到自己去见的这个人是当朝太傅、皇叔冯翊王,心里仍是不免惴惴,眼看就要到了,心下却不免打了退堂鼓。

    贺若弼扯住了高颎的袖子,高颎被他着一牵,停了下来。

    “辅伯兄你怎么了?”

    “我……我,昭玄兄啊,这天色那么晚了,深夜去造访拜会,怕是不太好吧……”

    “哈哈,不会的,我曾在冯翊王府做过客人,冯翊王一般办公到巳时,而现在不过卯时刚过,去拜访一下也没有什么大碍……”

    “办公到那么晚?”贺若弼愕然。

    “是啊,皇帝西巡晋阳,山东、江淮、幽州一应事务都要邺城留守的内阁官员办理,自然就更忙了。”

    “那他们这么忙,就更不应该去打搅了啊……”

    “没事,现在估计办理的差不多了,冯翊王身子不太好,那些头疼的事务都不会交给他办。唔,算算时间,他现在肯定是有空见咱们的,”高颎话说到一般,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回头略带歉意地看了贺若弼一眼,“不瞒辅伯兄说,其实我也想在这些贵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只是我一个人未必能把话都说到点子上……这些大人物的阅历那个不必我们强,若遇质询,光凭我一个人,难免手忙脚乱,我需要一个帮手……”

    “这些大人物”,贺若弼注意到高颎说了那么一句话。

    “……昭玄兄不仅仅是去见冯翊王那么简单吧?”

    高颎抿了抿唇,道:“我听说今日是冯翊王生辰,在府内宴客,很多大人物都会来。”

    贺若弼瞳孔一缩,顿了一下,他就猜到高颎不是毫无目的的给他创造机会,贺若弼需要结交有分量的权贵,高颎同样需要,在这场会面之中,高颎给他安排了一个助手的身份,贺若弼的脾气,向来不愿意屈居人下,他看着高颎,面上不露声色,藏在大袖中的拳头却已经攥紧了。

    高颎生怕贺若弼牛脾气顶上来会当即不顾情面甩手走人,于是连忙道:

    “辅伯兄不要误会,非是在下刻意利用辅伯兄,而是事发突然,某也是看见辅伯兄之后才想到。”

    “…………”贺若弼沉默良久,嘴角牵起冰冷讥讽的笑,“给某一个不甩手走人的理由。”

    这话说得斩钉截铁,高颎知道贺若弼的脾气上头了,无奈道:

    “这场寿宴会来很多在邺朝官,包括一些阁臣在内,他们可都是大齐国朝内的顶尖人物,辅伯兄一直说自己苦于在大齐没有门路,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难道不想去争取一下?……若是在下刚才有言语不当,或者忽视了辅伯兄的感受,辅伯兄尽可责骂于我,只求辅伯兄在这个节骨眼上,切莫意气用事,好男儿志在四方,前程才是第一要紧的事!”

    “有机会鲲鹏展翅,翱翔九天,谁愿意做那些在黄土上爬的蝼蚁呢?昭玄兄说的是,在下谢过了。”朦朦胧胧的雨丝之中,贺若弼朝高颎拱了拱手,高颎心底一块大石头坠地,而后贺若弼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我贺若弼虽然是贪功好名之辈,却最厌恶别人插手安排我的事情,这种感觉很讨厌,哪怕是我爹也不行……而昭玄兄你却偏偏这么干了……

    “可笑我为了功名居然第一反应没有马上走人,恐怕接下来都不会有这种想法了。唉,昭玄兄说得没错,既然都是一个地方出来闯荡的,就要互相照应,不过以后昭玄兄有什么想法需要我搭把手的时候能不能跟某明说呢?”贺若弼的脸凑近了,跟高颎对视,眸子里噙着一抹冷笑,高颎看着他,一会儿,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化为轻轻一声叹息,微微拱手。

    贺若弼退后了两步,声音冷漠飘忽,轻轻的散在丝雨中。

    “记住,没有……下一次。”

    冯翊王府在宫城以东,和皇城、铜雀苑连成一片,勋贵、王族多居于此,此夜,冯翊王府门前车马煊赫,往来的都是高官世家。冯翊王皇叔之尊,又是今上依为臂助的大臣,尊容权贵自不用说,他的生辰,大家赶着上门去捧他都来不及,愣是高颎和贺若弼出身高门,见识不浅,可到了王府门前之后,还是被震了一下,感觉自己是第一次进城的乡巴佬。

    “大齐国内的藩王都这样吗?”

    “也不是,在大齐,受重用的才这样,不受重用的统统都夹着尾巴,低三下气地做人。一旦到了这样的高位,你不去笼络别人,别人也会想尽办法笼络你,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高颎说,“冯翊王可是当朝太傅,是陛下最信任的皇叔,他说的话比寻常人说话更加管用。”

    贺若弼轻轻“嘿”了一声,这向来以手足相残、暴虐嗜杀出名的高家还能出这样叔侄和谐的典范?

    不过冯翊王高润目前来说确实说得上是宗室之中的第一人,任凭高湝、高延宗、高长恭、高思好等人再如何的得用,他们的威权都不能越过这位大王。高润可是先帝留给今上的辅政大臣,以博学睿智、谨守本分而闻名,几代帝王都信重,不曾猜忌过他。皇帝西巡,将这位皇叔留下,一来,专门处理北疆事务,二来,也是盯着邺城动向的意思。

    这条大腿确实够粗,有去抱一抱的必要。

    高颎先去见了王府的长史,高颎初来邺城的时候暂住过冯翊王府,冯翊王对他还算客气,长史自然是认得他的,百忙之中挤出个笑容,过来道:“昭玄也是来为大王贺寿的?大王在正厅接待客人,现在很忙,实在抽不出身,我先安排人带你去偏厅,这边请……”

    “哈,不知道放不方便多安插一个人?”高颎笑呵呵的让开身子,将贺若弼推上前来,“这位是我的知交好友,复姓贺若,单名一个弼字,字辅伯,才华横溢,想必大王他不会介意寿宴上多一张嘴吃饭吧?”

    “哈哈哈哈,哪能呢,若换成别人,或许得商量着来,但是昭玄兄却是不用,不就是带个人进来吗?这个面子我必须给,只要没有带兵刃之类的东西进来就行。”

    这冯翊王长史也是官场混迹多年,一眼就看出高颎是带着贺若弼来露脸的,冯翊王生辰正好撞上了考举将近,许多高官趁机带着家中颇有出头希望的子侄前来赴宴,指望宴会之时在诸位高官面前亮个相,混个脸熟,提携一下什么的,长史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只要统统安排在偏厅就行,至于偏厅到底还能不能塞满,这就不管他的事了。

    “昭玄兄的这位友人,气宇轩昂,一表人才,将来必定大有前途……话不多说了,两位这边请……”

    “这个老货还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贺若弼和高颎在王府仆役的带领之下去了偏厅,一路五光十色、张灯结彩自不必说,到偏厅一看,哼,还真的是偏厅,不知道偏到那里去了的那种,离着正堂隔了几座大屋不说,还塞满了人,都是跟他们一样的文士打扮的青年人,羽扇纶巾,好不风流。

    贺若弼满脸黑线,刚才那长史一统鬼话忽悠的真是让人感动,什么什么“看在昭玄兄你的面子”,还以为高颎的面子在冯翊王面前多好使呢,看来也就不过如此。

    贺若弼和高颎环视四周,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高颎略微有些尴尬,道:“辅伯兄先不要着急,总会有机会显露才华的……能露个脸,留些印象就好……”

    贺若弼自顾自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又给高颎斟了一杯酒。

    “凭你我如今的身份人脉,能坐在这个位置就不错了……至于剩下的吗,尽人事、听天命啦……”

    “辅伯兄好气魄!”高颎顿时对贺若弼刮目相看。

    “……”贺若弼翻了个白眼给他。

    这个书呆子,没有看出他是没有办法了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